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叛逆的少女
叛逆的少女

下课时,张小玉拉着我说:刘天伟,今天晚上我到你家去好吗

当然好了。

我受宠若惊,接着问:怎么了,和家里吵架了吗?

嗯。

我明白了,肯定又是他的后妈对她又不好了。

不过我倒是挺高兴的,反正我父母都出差去了,加上张小玉又挺漂亮的,我当然高兴了,整个下午都盼着放学。

终于,等到了铃声响起。

我用自行车驮着张小玉回家了。

真没想到,张小玉厨艺这么好,我们享受了一个美好的晚餐。

后来又一起看电视。

大约到六点的时候,我叫张小玉到我父母的房间去睡,我要洗个澡,她点点头。

于是我找好内衣裤进了浴室。

都已经几天没有洗澡了,身上很脏。

我尽情地洗着,无比清爽。

正当我全神贯注沐浴时,突然门打开了。

我一惊,原来是张小玉推门进来了。

我一时愣住了,忙用手盖住了下面的小弟弟,但是阴茎受热膨胀,我根本盖不住,只好害羞地笑笑,索性把手丢开了。

我想我当时的脸上一定红完了——因为除了男生,还从来没有女孩子看过我的生殖器。

我就那么傻傻的站着,手足无措。

倒是张小玉莞尔一笑——咱们天天见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我要上个厕所,你洗你的吧。

听了此话,我大吃一惊。

原以为女生都很害羞,没想到比我还大方。

我完全忘记了洗澡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脱下内裤,坐上马桶小便。

当她小便完后站起来的时候,并没有立刻穿上裤子,而是面我而站,从旁边扯了一些卫生纸,慢慢的擦拭阴部。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的神秘地带——一撮淡黑的笔直的阴毛遮住处女的小穴。

当她擦完后,竟脱掉了裤子和衣服,爬上了浴缸:天伟,你喜欢我吗?

我望着两个雪白的乳房,一时无话可说,只有喃喃道:嗯,嗯…… 

那就好。

终于找到喜欢我的人了。

你知道吗,我的家人都讨厌我,我干什么他们都说错,我今天就要自己做主。

你是说?

我不解地望着她。

我要把身子给你。

我就要和他们对着干。

她一字一顿地说。

我吓了一跳——来接她来我家住只是想帮帮她,没想占便宜。

我只得说:你听我说,我们才上高一,后来路还长。

你不喜欢我吗?

我…… 

你看你下面。

我埋头一看,天,小弟弟不知几时已经高高勃起,高傲地扬着头。

我不再说话了——其实这是多少次我梦中的渴望啊。

她见我不说话了,便一把搂住我,我们嘴和嘴对到了一起。

我的老二则被她用双腿夹住,一种火热的感觉传遍了全身。

我忍不住了,问她:你真愿意给我?

她点点头。

我立刻把她抱起来,来到卧室,一把将她扔在床上,一下扑到她的身上,不住的吻她,吻她的脸,吻她的鼻。

她也不停地亲我,咬我的鼻子。

我的下面则不断的在她的双腿间摩擦。

由于没有性经验,我不知道有什么步骤。

于是我问张小玉:我接下来该怎么做?

她的脸一下子红了:我哪知道?

刚才看你那么大方,还以为你懂呢。

刚才是怕你害羞。

瞧你刚才那样,六神无主,保准是没有见过女孩子啦。

要不是你下面的小弟弟,我还以为你是女孩呢!

还笑,人家也是处男的嘛,我的身子不也要给你的吗?

咱俩扯平,谁也没占便宜。

啊?

等以后你出去找别的女孩,谁知道你是不是处男啊?

算了算了。

我已经等不及了。

我握住坚硬的阴茎,对着下部插去,可是总进不了,我急得发汗。

张小玉看了,说:进不去先别进了,让我好好看看你可爱的小弟弟吧。

说着,慢慢凑近我的我根部,注视着我的弟弟:哇,好棒哦。

她边摸着,边喃喃语:好帅哦,和天伟的脸一样帅。

好可爱啊。

你的大龟头好白啊,可比你的脸白多了她就这么拨弄着,弄得我心痒痒的,变换了个角度,将脸凑近了她小妹妹,用手拨开那两片薄薄地粉嫩的阴唇,里面的构造我令我难以想像的精美。

幸好当时没有就这么糟蹋了。

我心里暗暗的想。

看到这美丽的花丛,我忍不住吸住了那粒阴蒂,不住的舔着,不多会小缝便流出了少女的爱液。

我觉得有些恶心便没有用嘴吸住。

倒是张小玉将我的小弟弟含在嘴里使劲吮着,想吃巧克力似的。

我感到一种强烈的快感传来,似乎要射精了,忙将大鸡巴拔了出来。

张小玉一脸疑惑的望着我:要射了,我说。

她点点头,埋下身子将我龟头上的也不知是口水还是爱液的液体吸了干净,然后对我说:天伟,我感觉我的小妹妹好痒啊,向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,能帮帮我吗?

怎么帮?

我明知故问。

她一把抓起我的小弟弟:亲爱的,全靠你了。

她对我的弟弟又亲又吻,让我都有些吃醋了。

我按着老二:刚才一番实探,终于让你上场了。

亲爱的,十七年了,终于让你吃荤了,终于该你享受了。

由于太激动,甚至哭出泪水了(这是许多久经沙场的老战士无法理解的)。

张小玉看了,也握着我的弟弟说:弟弟乖,姐姐马上给你吃肉,弟弟不哭啊。

然后她乖乖的躺下,闭上了眼睛:天伟,我是你的了……我拨开她的阴唇,早已是爱液横流,中间的小洞一蠕一蠕的。

我忙将白嫩的大龟头送到面前,慢慢插了进去。

当龟头进入的一刹那,我浑身一抖——终于,我上过女人了,从此再也不必听同学们讲他们的性事时无比自卑,我天伟的鸡巴如今也插进女人的小穴了,而且是为她开苞。

我激动万分的慢慢进入,像是进入神圣宫殿。

突然,前面变得异常狭窄。

这大概就是处女膜吧,幸好生理课有上过。

我紧紧抱着她:张小玉,我要插了,你忍着。

张小玉温顺的点点头。

看到这样,我真不忍心继续下去。

一个纯洁的女孩就要让我毁了。

我什至想抽身出来,但我的小弟弟不会答应。

我只有让龟头老弟继续前进。

用龟头一顶,进去了。

但是处女膜并没有破,而是将我的冠状沟卡住了。

我又用龟头来回的抽插,终于整个玉柱尽根而入,一种触点的感觉传遍全身。

我久久停在她的体内,享受这两体相融的感觉。

当过了十几分钟的时候,应该是时候了。

我挺了挺屁股,又向外缩了缩,准备抽动,但又怕一下滑了出来,只有慢慢地蠕动。

当把握要领后,便开始了仰慕已久的活塞运动。

玉柱在她的体内不停来回,而她的阴唇则随之翻进翻出,流淌出汩汩淫水。

张小玉十分动情地嚷了起来:天伟,亲爱的,我是你的了,快,我受不了了,快。

我自然是十分尽力,用尽吃奶的力气抽插……终于,一股精液强劲射出,射进张小玉少女的体内…… 

洗个澡吧!

张小玉推开仍含着她的乳房的我说。

好的,来个鸳鸯戏水。

我将张小玉抱进了浴缸。

我将她的阴部用洗面奶洗干净,然后迫不及待的舔了起来。

我舔遍她阴部的每一个地方,真想将她那迷人的胯部啃下来。

死样。

张小玉轻声耳语:你给它取个名字,人家才让你吃。

好啊。

我想了想: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凰。

你的妹妹是我们凤凰交欢之地,就叫凤凰巢吧。

她抓起我的生殖器,说:你这家伙,虎头虎脑的,倒不失将军风范。

就叫你毛元帅吧。

好耶,毛元帅要大战凤凰巢了。

说完将我那高高挺起的弟弟噗嗤一声送进了她的阴道…… 

晚上,我们像一对小夫妻似的睡到了一起。

我一会儿又用手摸摸她的脸,她的乳房,她的小妹妹——生害怕这一切都是一个梦。

后来我实在睡不着,便摇她起来。

我们打开了黄色网站,一起欣赏和学习。

张小玉看到那些外国佬的大阴茎,眼睛都直了,一个劲问我为什么没那么大。

我说人种不同啦,而且我还会长的嘛。

再说我的十五点七厘米的弟弟也不算小了。

她又问我的龟头为什么那么白,我只有说实话了:我天天涂美白霜。

她吐了吐舌,笑了:你真逗。

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,我和张小玉模仿起网站上的姿势——从后面插入(自然不是肛门,太恶心了)张小玉还学着日本小妞发出阵阵带哭腔的叫声,惹得我淫兴大发,欲罢不能。

我们几乎模仿了所有的动作,还用手机拍照了以后留念。

第二天阳光灿烂。

我被一丝光线照醒,感觉下面胀得生疼。

我一看,原来昨晚做爱时睡着了,肉棒一直插在里边。

我用力一拔,砰的一声,出来了——坚硬如初。

这一拔也将张小玉拔醒了。

她揉揉眼:怎么啦?

我没有回答,因为我看到阳光照在她的阴毛上发出金黄的光芒。

我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:染毛。

我找来家里的染发剂,调成金黄色,仔细的为张小玉染好,也给我自己染上。

张小玉嫌不够,用彩色笔将我的龟头及冠状沟全部涂成红色,还念念有词:毛元帅脸红了。

我俩嬉戏一阵,张小玉突然问:你的弟弟好奇怪,怎么耷拉着脑袋?

我埋头一看,玉柱已经萎缩,便一把拉起她:给你变个魔术,跟我来。

张小玉见我将她往阳台拉,忙嚷着:别,我还没穿内衣呢!

别怕,我也没穿,不用怕。

我们赤身裸体来到阳台上,温柔的阳光照在我们身上。

我将小弟弟对着太阳:太阳啊,赐给我力量吧——只见受热的弟弟缓缓的挺起了身子,坚硬的昂首对着太阳。

这时隔壁的林林姐正好出来,看到我,显然大吃一惊。

我没有回头,而是将阴茎对准她挺直,她竟看得入神了。

我把手搭在张小玉的肩上,将她勾了过来,鸡巴扑嗤的一声便钻了进去,在她体内如一条火蛇般翻滚。

我低头看着两丛金黄的阴毛,不禁吟道:深山老林一道沟,一年四季水长流。

不见牛羊来喝水,只见和尚来洗头。

这是我看见张小玉的脸上挂满泪珠,我感到有些不对劲,朝下面看,滴滴鲜血顺着阴囊滴落地下——大概是处女膜的伤痕未愈。

我停止了抽动,张小玉摇了摇头,我眼睛一闭,加速了抽送。

硕大的鸡巴尤如一条蟒蛇,在她的穴子里四面搅动。

我不再说话,只有我的鸡巴向张小玉倾吐爱慕之心。

我仿佛进入了张小玉的身体,在她的阴道中遨游,穿梭。

亲爱的,我爱你。

我永远不想离开你。

张小玉紧紧的搂着我。

我也爱你。

是的,我爱你。

我从不同方向刺向她的小穴,尽情散发我十七年来的欲望。

在这灿烂的阳光下,两个十七岁的少年水乳交融,难舍难分。

他们尽情着人间的性爱,在叛逆中偷尝着青春的禁果,将一切抛向脑后,只有片片话语在风中飘荡: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阵阵夏雨雪。